ilovesamoyed

Леша лучше всех, и навсегда!

想为涅哥的教练写点什么这个想法已经很久了。


PS.图一涅哥也曾经是唇红齿白的少年呀

【科普向梳理】索契事件始末

感谢整理

辞浅言深:

尝试着按时间线梳理一下索契事件的来龙去脉,免得一些新入坑的旁友们不太明白原委又不知道从哪查资料,也欢迎大家补充。


》》》


1. 冬奥会花滑团体赛是索契新设的项目,大俄主导。原因大家都清楚,大俄近年来冲金级别的顶尖人才渐少,但整体水平依旧非常高(相比某一两个单项顶尖但瘸腿的其他国家),索契周期只有枫叶能稍微一战。再加上索契主场优势,大俄对这枚金牌势在必得。


2. 2012年俄冰鞋曾经向ISU要求作为东道主直接获得冬奥男单两名额,未果。


3. 温哥华后,普参加了12年的欧锦(夺冠),13年欧锦sp第六后退赛,直接关系到索契名额的13年世锦没有参加。


4. 13年3月世锦,太孙总排名第17,大俄索契男单只有一名额。


5. 13年12月底的俄锦(关系到索契的人选),太孙夺冠,普第二。


6. 14年1月18号欧锦,太孙大抽,第五名。


7. 14年1月22号,欧锦结束后几天,大俄正式宣布普出战索契。


8. 2月6号索契团体赛预赛,普男单sp第二。大俄进入决赛时领先枫叶5分。


9. 2月9号团体赛决赛FS,普明显体力不足,跳跃失误数次,但最终仍然凭pcs优势获得了自由滑冠军。【预赛No.1羽生和No.3群群都没有出战决赛,FS日加男单分别换成了各自的三号和二号种子】


*还是那句话,那年大俄对这枚团体金势在必得。在团体赛里,大俄除冰舞预赛和决赛拿了两个第三名,女单和双人在预赛决赛两个环节都是压倒性优势夺冠,最后大俄总成绩压了枫叶10分夺冠。


10. 2月13号男单sp,普在热身时尝试跳跃,落冰后手扶腰部,到场边与队医交流了几句,然后宣布退赛。普的临时退赛致使太孙无法替补出场,而最终大俄作为东道主国,男单项目却无人出战。


*众所周知,大俄是一个有强烈民族主义情结的国家* 因而当时举国舆论哗然,包括诸多花滑名宿在内的名人们也纷纷指责普的这一行径。


11. 2月14号普的经纪团队发声,表示之后普的商演照旧。


*普的经纪团队主要由其妻子亚娜负责打理


通稿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sports.ru/figure-skating/157790863.html




【附图:新闻稿网页截图,p1为俄文原文,p2为谷歌网页俄翻英】


12. 2月14号熊在推上转发该新闻,并附言:商演照旧?伤怎么样了?



【熊推特截图,红字为谷歌机翻俄→英,抱歉不懂俄语】


随后又发推表示,原本太孙或沃帅是可以出战的,但他们没有获得这次机会,为他们感到抱歉。



13. 2月15号熊接受电话采访,认为伤病不能成为这种重大赛事临时退赛的借口。


14. 2月16号,恶搞艺人给亚打电话,声称是普的妻子亚娜和他的朋友,并威胁亚及其家人,具体内容可听电话录音。


【索契威胁电话录音熟肉】


【b站链接: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4787168


15. 2月17号,熊连发三条推,说他接到了来自亚娜的威胁电话,并表示如果自己或家人出了什么差池,普和亚娜要负责。



16. 恶搞艺人解释这次电话只是一个恶作剧。熊在推上转发该新闻稿。


      很遗憾熊转发的原网页链接已经失效。



17. 2月18号,普的玻璃房节目。【印象中b站似乎是有视频的,但我没找到】


*一个补充:2010年世锦普“因伤退赛”后不久就参加了商演,为此被ISU禁赛至2011年6月。


》》》


熊从来没有说过普是【诈伤】,也不存在【碰瓷】(记者主动采访他的,当时他身在符拉迪沃斯托克)。综合事件始末和当时的舆论环境,我认为熊会产生类似的质疑是很正常的【并且也不单是他质疑了】。


我是熊粉,但一直以来没有参与过亚普两家粉之间的撕逼,而除了无感普的风格(或许还有长相)之外对他本身也没有什么成见。这次做这个梳理也只是还原一下这件事的前因后果。至于15年以来某些极端毒唯对亚古丁【造谣】【忘恩负义的小人】乃至【贱人】【人渣】之类的指责谩骂——甚至追到lof上亚古丁/亚普tag底下进行这样的污染,给一些路人留下“亚古丁【人品不好】”的印象——我难以苟同。


在威胁电话的录音中能听出来,即使假装成亚娜的恶搞艺人再胡搅蛮缠,熊始终冷静地试图和对方讲道理,态度不卑不亢,甚至表达了他对亚娜作为一个成功的经纪人的尊敬。他的人品,有他身边的亲人老师朋友以及诸多前女友为证。


大致情况就是如此。希望熊开心地过他的日子,熊粉可以开心地粉熊。

毛站蹭奥运热度做的知音体文风的熊普世代恩仇录,整理的对战图倒是简洁明了。不过是从95/96赛季开始算的,比我算的还狠,为普粉一叹。拉到底部的“你支持谁”投票也是因吹斯汀,73:27,说好的国民英雄人设呢,支持率还不如水表啊

一直吐槽大毛上个世纪的队服丑掉渣,直到翻到了窝巢96年的队服……

两厢对比,丑得相得益彰,丑得相映成趣,还丑出了西皮感有没有?毕竟自古红蓝出那啥嘛,尤其是蜜汁鼓起的腹部......

不过衣服虽丑,当时颜值都是在线的,虽然如今都成了胖子......

我擦大过年的一定要来挂个sb。冬奥会吸引热度可以理解,各种牛鬼蛇神都出来了。非要你被狗咬了不许要回去,不然就道德制高点鄙视。不好意思这是我的一亩三分地,有违法的网警自然来找我,没有被禁的就不好意思,我爱说啥说啥,反正有人爱看。有锤上锤,没锤闭嘴

脑洞小剧场:
图一

-老兄,你的头发怎么回事?

-老弟,你的肚子怎么回事?

……友尽


图二

-这块饼子好古怪,让我看看,纯金的吗?

-纯金哪有这么大,想啥呢

-没见过呢,啥时候得的?

-忘了,大概04雅典吧

……友尽

图三

这秃子居然招呼也不打偷偷把奖牌全带来挂脖子上了,重不死他,果然还是友尽

#不是故意要黑涅哥的# 

Q:一支队里的一哥和二哥之间会有真正的友谊存在吗?

A:不!存!在!的!

00悉尼团体赛,被总教练大人阿卡耶夫亲自栽培、寄予厚望、认为“实力远在涅莫夫之上”的邦达连科,从第一项单杠就抽了个8.7的巨分,之后鞍马也掉了,自由操也崩了。

队长涅莫夫从头到底沉着冷静,6项均贡献了高分,总分在整界比赛仅次于自己拿全能冠军的分数。比赛间隙还要承担起队长的责任,安慰失意的队友,最后凭借一己之力保住团体奖牌,和最后的遮羞布。

沉着淡定的涅:别怕,跟着哥混,有肉吃(抽得再厉害,保你上台子领饼子)

上位失败的邦:555555,TAT

极度失望的总教练大人:MMP


#关于cp感这件事”第二辑

其实人家当年毕竟正经交往的,要说完全没有cp感那是不可能的,至少看了图一,谁都会觉得“爱过”。要不然美霉也不会老喜欢用“麦当娜”“罗德曼”来形容他俩。

分手后没有交恶,还是很好的工作伙伴,算是相当不错的结局。不过最后一张身体姿势出卖了内心——妈妈说“山下的女人是老虎,看见了千万要躲开”

PS.难得人家拍个杂志封面硬照,乱入镜的老普泥揍凯!!!

今天来说一说熊和大卡娅的亲密感来自何处(不知道为啥保存不了动图,只好随便做做图片了)

亲密感的来源不只是——和你在一起可以毫无顾虑地大笑

亲密感的来源不只是——在自传采访中可以坦荡直接地说“她是我最好的朋友”

亲密感的来源不只是——组队比赛同心协力同贺胜利(P3来源:98/99 WTC,B站av16419958)

亲密感的来源最关键的是——一致的三观,在腥风血雨的风波中可以站在一起,哪怕身不在一处也可以现场连线(P4来源:14索契退赛风波后连线,B站av13321685)

图中大哥是双人花滑两届ogg,冰上沙皇德米特里耶夫。04熊回家乡彼得堡办退役告别演出,沙皇出面筹办主持(P5来源:04冰上奥林帕斯,B站av14845285)


涅莫夫的《Большой Спорт》近期采访俄泳坛名将、IOC委员波波夫,问到关于俄兴奋剂丑闻,有关明年平昌奥运会俄队会不会被禁赛的WAGA和IOC较劲的事

http://www.bolshoisport.ru/articles/aleksandr-popov-s-momenta-okonchaniya-kariery-proplyl-maksimum-50-km-rekord-za-den-19-km

波波夫表示:并未因俄兴奋剂丑闻事件受到IOC其他成员的冷眼;不相信这是有组织的规模性犯罪;WAGA和IOC是相互独立的两个组织;但本国对反兴奋剂的意识确实需要加强,比方说身为运动员生个病寻医问药的时候都要时刻提醒医/药师;经常会听到美国人和乌克兰人争对俄罗斯提出种种非难,他想说“关你们毛事”

此外也谈了关于俄游泳和水上运动的发展现状,个人生活等问题。我波吐槽了一下我涅问的“你有很多朋友吗”这种幼稚问题(翻白眼ing,我也想吐槽:主编大人您的专业素养仍需提高emmmmm)

最后上一下虽然被衣服埋汰了,仍掩不住两人巅峰颜值的96亚特兰大,感叹一下岁月的无差别攻击TAT